把笔墨“玩”转——试析王良水墨画艺术

2020年06月05日 15:09  作者:黄谟耿  点击:4323  我有话说(0人参与)

“气者,心随笔运,取旬不惑。韵者,隐迹立形,备遗不俗”(《笔法记》荆浩)。艺术家要把握对象的精神实质,取出对象的要点,同时在创造形象时又要隐去自己的笔迹,把自己溶化在对象里,让欣赏者有丰富的想象余地,一幅画不仅描写外形,而且要表现出内在神情,把握客物世界的内在精神。艺术的使命在于用感性的艺术形象去表现真实,唤醒各种本来睡着的情绪、愿望与情欲,使它们活跃起来,在赏心悦目的观照与情绪中尽情品咂人文之美。

 

近年王良老师出了一批水墨氤氲的作品,其构建雄强大气,造型奇拙生动,笔墨老辣,个性张扬,饱含着对身居黎苗之地深沉的家园情怀。他笔下那种富有生活气息、墨韵鲜活的画面让观者赞叹,游目于其间,颇有闻道欢欣之感!

 

细细赏析把玩,窃以为王良老师这批水墨作品有以下艺术特点:

 

王良《温暖方向》

 

一、情倾其间,山野为之舞动

 

初识王良老师水墨作品便会让你惊诧其塑造景物的独特能力!你看那低矮的“船型”屋微微倾斜,屋前斜倚着高大的满树虬枝纵横的“英雄树”,屋旁牛车闲置,篱笆参差,芭蕉含情,屋檐底下几位身披斑驳黎锦的黎家大妈躬身纺织劳作,哝哝黎语似歌;道旁引来体型拙笨的母猪及数头小猪,嗷嗷待哺,观之可喜;或者满纸如北国山脉一般沧桑大气的木棉树随风舞动、“船型”屋旁的树荫里,数头焦墨写就的水牛悠闲啃食,远山寥廓,山鸟徐飞;或者满纸虬枝错落,椰影摇曳,村子不远处水汪汪的田地里,一位老农弯腰插秧,远方山寨牛羊点点,山涛呼呼,一片乡情弥漫于素纸之间……这可是曾经的童真岁月在画家笔下随心偶现?或者年过半百的王良老师还活在幼时的黎寨记忆中?

 

王良《聊说他年农耕事》

 

“景语”,情语也!王良老师面世作品大多取材于黎乡苗寨或海南热带景观,数十年如一日,不厌其烦地反复笔耕写意,款款乡情皆源于他对这片热土满蓄着的深沉情怀:“深情眷恋着这片土地,投入太多太稠的情感,印烙无数心路的足迹,获取自己想要的艺术养份好多、好沉”(《王良中国画集》语录)。黑格尔尝说:“艺术的目的在于唤醒各种本来睡着的情绪、愿望与情欲,使它们再活跃起来,把心填满,要使想象在制造形象悠闲自得的游戏中来去自如,在赏心悦目的观照和情绪中尽情欢乐。”不曾与王良老师深谈过,对他的身世也了解得不多,但观他满幅氤氲、笔墨纵横的才情,尤其看他作画时旁若无人状的激情,饭席上大碗吃酒的豪兴,相信其人必是情深无限,半世沧桑。观其画山水含情,他无疑是融半生痴颠,化为笔下氤氲倾情于方寸素白之间。

 

情溢其间,观者岂能不为之动容?

 

王良《西园牧野》

 

二、构建大气,张扬个性

 

王良老师的作品总给人一种“先声夺人”的震撼之感,其画面无论是鸿篇巨制,还是方寸小品,画面排篇布局极讲匠心独运之妙:他的作品构图饱满,善于景物穿插,其“上不见天,下不留地,横斜竖插,萦回环抱,与传统格局迥然有别”;他总是尽心经营一种引人入胜的意境,画面深处别有境界,给观者一种画面的“大气”与“丰富”之感:其营造的意象无论是满树沧桑的木棉、摇曳多姿的椰林,还是润含春水的芭蕉,王良老师都善于让这些融入无限深情的景物以一种饶有趣味的特写形式呈现,画面主体常顾盼有情,更兼有顶天立地之势,给观者营造出“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的视觉效果。处于古树间的中景则相机“楔入”黎村苗寨人家,人影若隐若现,鸡鸣犬吠恍若相闻,虚实遮掩之间令人不能窥全貌,益发引发观者无限想象。远景往往以一片高耸的淡墨远山轻轻带过,简约生动。

 

王良老师构建画面深谙景物的“藏露”、“开合”、“虚实”、“紧松”、“繁简”的对比之妙,再加上画面夸张变形恰当,高度提纯的画面化陈腐为神奇,给观者一种视觉层次丰富,造型生动的美感,让人观之神清气爽。

 

王良《风瘦骑楼》

 

三、画面造型夸张适度,意象富有情趣

 

“艺术绝对不是单纯的摹仿。人们用自己的工作,以熟练技巧和勤勉去复制原已经存在的东西,固然也可借此得到一些乐趣,但是仿本愈酷肖自然的蓝本,这种乐趣和赞赏也就愈稀薄,愈冷淡,甚至变成腻味和嫌厌。对于人类而言,摹仿的熟练所产生的乐趣总是有限的,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更能得到乐趣,即使是一件细微的技术发明在价值上也要比摹仿高。”

     

品读王良老师的作品,其画中诸物象造型趣味浓郁,原因也在于他的造型意象源于生活,却又不受现实生活物象所捆绑,无论他那久负盛名的木棉、黎族“船型”屋,还是近日反复表现的古树底下的老水牛系列,其造型都带着浓浓的王良“味道”:笔墨生拙、简约,富有动感。他笔下的木棉树、榕树干墨纷披,老干纵横,有如北方山脉一般雄奇,或者他便是视“树”为“山”去把握笔墨的吧?黎家“船型”屋的屋顶本为茅草,外观极为繁杂,王良老师用极简约的“几何面”概括,以灰墨去表现,“船型”屋屋底下参差错落的许多农家用具便能恰到好处的与之相融,画面呈点、线、面结合,拙巧有度,繁简有致,画面益显得层次丰富,趣味浓厚,观者在他营造的意境跟前总要惊叹:好有气魄的一棵老树!好有生活情趣的黎家屋子!

 

最喜欢画中那些于古树底下的老水牛!在田地里辛苦耕作半天之后方得片刻悠闲,它们或安卧小憩,或闲步啃食。此刻南风轻柔,榕荫生凉,生活的沉重似不复存在。王良老师采用极度概括的笔墨,以方块为型,焦墨破笔直下,观者仿佛可听到画家执笔于纸面的“沙沙沙”声,只需几笔乌黑发亮的焦墨组合,数头憨态可掬的老水牛便跃然纸上,成为画中的点睛之笔,妙!

 

王良《最是乡间趣可拾》

 

四、知白守黑,水墨氤氲,富有韵律感

 

相较王良老师前些年墨彩灿然的作品而言,近期这批纯由“墨、白、灰”构建的水墨作品当是他对中国水墨画更进一步的探索。老子尝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在艺术领域,各种表现风格不好论说孰对孰错,当是各擅胜场,而以一种更简约的“黑、白、灰”去表现当前这个多彩世界,在表现技巧方面无疑是一种更大的挑战。

 

在黑白世界里,画面构成讲究“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讲究虚实、疏密、开合的对比,在中国画的水墨世界里,物象的种种对比处理无意暗合老子的哲学观点。因此,在中国传统文化里,纯黑白的水墨似更契合中国人的审美心理,更具中国文化趣味。或许王良师经历早年“木棉红”系列的灿烂之后,步入这个“黑白”世界当是自然而然的一个过程吧?在这片“黑白”世界里,王良老师依然倾情于他所情牵挂着的黎村苗寨与热带景观,其笔底似少了几许燥热,多了几分沉静与淡定:你看他笔下墨团团里不急不躁的行笔,水渍笔迹若有若无,墨团之外再加上几组疏密有致的线条便构成一个虚实对比空间,或者线条后边还来几组或浓或淡的墨团,恰到好处的层次及细节处理,观者也不必论墨焉物焉,已化成画家笔下“起、承、转、合”的表现节奏,其连绵相属,气脉不断,行笔神闲意足,隐约存有韵律之妙,笔墨意境耐人寻味。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